美媒汇总Facebook这一年丑闻:几乎每12天就有一负面
2019-08-22

    下载APP 阅读本文更深度报道

      导语:Facebook在2018年经历诸多丑闻,让创始人、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声誉也一落千丈。美国媒体BuzzFeed在年末总结了Facebook这一年以来的大事件。这家社交网络巨头几乎每12天就有一个负面新闻,让其一步步走入如今的困境。

      以下为文章主要内容:

      如果你觉得自己2018年过得磕磕绊绊的话,不妨想想处在水深火热中的Facebook公关部门员工。

      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今年初承诺,将解决公司出现的问题。可没想到的是,在2018年的12个月里,Facebook一直深陷丑闻和麻烦之中,为此要不停致歉。

      “这是一个充满挑战的时期。”Facebook的一位发言人在向BuzzFeed谈及内讧和相互指责时这样说道,“但相比以往,我们也更加坚定,我们会继续采取措施解决公司面临的问题。”在此,我们不妨来回顾一下Facebook的2018年。

      1月11日

      Facebook因2016年美国大选时平台传播虚假新闻和制造社会不稳定的内容接受审查。之后,Facebook调整了News Feed算法,优先显示朋友和家人的帖子,减少品牌和发布商提供的内容。此举激怒了那些基于Facebook建立营收模型的机构。一些新闻机构在Facebook获得的推荐流量减少超过80%。

      1月25日

    

    乔治·索罗斯

      在瑞士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上,亿万富翁投资人兼慈善家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表示Facebook和谷歌对于社会来说是一大威胁,他呼吁政府针对“大型IT平台公司的垄断性行为”加强监管。此言论引起了Facebook首席运营官谢丽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的注意,之后她要求其下属对索罗斯进行调查。

      1月31日

      Facebook在与投资者进行的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中披露,用户在Facebook所花的时间实际上“每天减少了约5000万个小时”。扎克伯格表示这是公司鼓励“更好利用”平台和应用的计划之一。

      2月17日

      在特别顾问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起诉13名俄罗斯网络特工之后,Facebook广告高管罗布·戈德曼(Rob Goldman)发文反驳“俄罗斯的广告支出对选举产生实质性影响”一事。但广告只是俄罗斯施加影响行动的很小一部分,在很大程度上他们主要是通过软文内容来接触美国用户的。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也利用戈德曼发布的推文,称一位Facebook高管不认同“虚假新闻媒体”。戈德曼之后就此事致歉。

      3月7日

    

      因Facebook和WhatsApp平台上出现攻击该国穆斯林的言论,斯里兰卡封锁这两个应用长达三天时间。当Facebook无视斯里兰卡政府以及非政府组织要求控制种族及民族主义者帐号发表仇恨言论之后,斯里兰卡最终采取了封禁措施。平台上的仇恨言论导致该国内发生了致命的反穆斯林暴乱。

      3月17日

    

    “剑桥分析”CEO亚历山大·尼克斯(Alexander Nix)

      有三家新闻机构同时就英国“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事件发布报道。这是一家与特朗普竞选总统活动相关的政治数据分析公司,它擅自盗用了数百万Facebook用户的数据。

      虽然人们一开始的关注点是非法获取的Facebook数据帮助特朗普赢得了大选(这一点至今未得到确切证实),但是这件事却暴露了Facebook在用户信息使用和分享上政策的不严谨。此次丑闻让用户对Facebook失去了信任,尤其是在报道后的几天内高管们对此保持沉默的态度,最终促使扎克伯格在今年四月前往国会接受质询。

      3月29日

      “也许有人会因为在我们的工具上组织的恐怖袭击活动而丧命……但我们依然在将人们联系在一起。”

      BuzzFeed公开了一份Facebook高管安德鲁·博斯沃思(Andrew Bosworth)的内部备忘录。作为扎克伯格最信任的副手,博斯沃思认为任何促进世界连接的努力“实际上都是好的”。“也许让某人接触到霸凌可能要付出生命的代价,也许有人会因为在我们的工具上组织的恐怖袭击活动而丧命……但我们依然在将人们联系在一起。”

      这份文件导致Facebook备受抨击,当时平台已经深陷一连串的问题之中,包括煽动缅甸种族灭绝、直播自杀或谋杀等。在声明中,扎克伯格反驳了博斯沃思是在代表公司发表言论的说法,并表示,“我们从不相信目的正当就可以不择手段”。

      在回应此报道时,博斯沃思发布推文(之后删除)表示:“我当下并不认同这一内容,甚至是在我当时写的时候,我也不认同。”

      4月4日

      美国科技媒体TechCrunch发现扎克伯格拥有一个特殊工具,可以删除旧消息。Facebook宣布,平台很快也会向其他用户推出此功能。

      4月10日

    

    扎克伯格出席听证会

      扎克伯格分别出席了参议院和众议院委员会举办的听证会,并就公司的商业做法、用户数据保护以及道德问题进行回应。虽然质询暴露了一些议员对于科技缺乏基本了解的事实,比如参议员奥林·哈奇(Orrin Hatch)疑惑地向扎克伯格询问公司是如何盈利。但它也说明了Facebook的科技已经扩散到了我们的日常生活中。

      扎克伯格表现得局促不安且含糊其辞(“我会让我的团队向你汇报后续情况”),但他在谈及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一事时说道,“这是我的错误。我很抱歉。我创办了Facebook,我负责运营它,我要为平台上所发生的事情负责。”

      4月30日

    

    简·库姆

      在WhatsApp创始人简·库姆(Jan Koum)以190亿美元将WhatsApp卖给Facebook的四年后,他宣布离开这家自己创办的公司。后续报道称他的离开是因为在WhatsApp的业务发展方向上,公司内部存在分歧。

      5月22日

      扎克伯格前往布鲁塞尔,接受欧盟议会成员的质询。其中一位议会成员向扎克伯格提问道,他是否希望自己因创立“一个数字怪物”而为世人所记。

      数周前,Facebook的首席技术官也出席了英国议会委员会举办的听证会,当时委员会对Facebook在剑桥分析丑闻中所扮演的角色提出质疑。当时,英国立法人员指责扎克伯格没有亲自出席。自此之后,扎克伯格多次拒绝了他们要求其出席作证的邀请。

      6月6日

      在新闻媒体发布多篇报道之后,Facebook承认自己和多家设备制造商签订了数据分享协议。这一结果激怒了美国立法人员。在七月份提交给国会的文件中,Facebook承认自己还与61位应用开发者签订过数据协议,允许他们在遵守新政策的前提下访问用户信息。

      7月3日

    

      由于WhatsApp上传播的谣言,在印度一个小村庄上,有五名男性被用残酷私刑处死。印度信息技术部(Information Technology Department)发布声明表示,WhatsApp“无法逃避责任”。WhatsApp上传播了有关儿童绑架事件的错误信息,这就导致了一连串的犯罪活动。从五月以来,至少有16起私刑致死事件与WhatsApp上传播的谣言相关,结果致使该国有28人死亡。

      7月19日

    

      BuzzFeed报道称,在特朗普赢得大选之后,扎克伯格曾与特朗普通过电话。一直以来,在特朗普竞选活动斥资数百万美元、利用该社交网络接触选民一事上,Facebook以及扎克伯格本人都保持沉默。

      BuzzFeed获得的内部文件表明,Facebook员工曾称赞特朗普的竞选活动是Facebook广告工具的一次成功案例,并考虑让竞选活动的成员来谈谈他们利用平台的经验。

      7月26日

      在与投资者的财报电话会议上,Facebook提醒投资者公司营收增长可能会放缓,之后Facebook便创下股市有史以来的单日最大跌幅,公司市值损失超过1190亿美元。

      7月31日

      在一连串的博文中,Facebook透露它们仍可以在平台上发现俄罗斯相关人员在组织活动。Facebook删除的32个界面和帐号都旨在挑拨离间,引起美国用户之间的不和。Facebook在今年一直秉持公开透明的态度,还分享了与伊朗或其他国外政府相关的类似虚假信息活动的详细细节。

      8月6日

    

    亚历克斯·琼斯

      在长达数月的争议之后,Facebook在其平台上删除了极右媒体InfoWars创始人亚历克斯·琼斯(Alex Jones)和其它三个与他有关的页面,理由是他违反了公司关于仇恨言论的政策。

      尽管今年夏天,批评人士一直在向内容审查者报告可疑视频及帖子,但是Facebook一直不为所动,最终是在苹果公司决定删除InfoWars播客的几个小时之后才采取了行动。

      8月27日

      联合国的一篇报道称,Facebook在缅甸罗辛亚种族危机中成为了“那些企图传播仇恨言论的人使用的有效工具”,而公司对此危机的反应“缓慢且无效”。虽然扎克伯格之前曾试图向缅甸非政府组织道歉,但是许多人认为Facebook的回应来得太晚。

      多年来,人们一直在警告政府官员利用Facebook工具传播丧失人性的言论和错误信息会招致严重后果。自此之后,Facebook承诺将聘用缅甸语版主来直接处理该国的内容。

      9月24日

    

    麦克·克雷格(左)和凯文·希斯特罗姆(右)

      继WhatsApp创始人之后,Instagram的两位创始人凯文·希斯特罗姆(Kevin Systrom)和麦克·克雷格(Mike Krieger)也宣布他们将离开公司。

      在之后一个月的会议上,希斯特罗姆表示:“没有人会因为诸事顺遂而选择离职。”

      9月27日

      当法官布雷特·卡瓦诺(Brett Kavanaugh)因被指控在高中性侵克里斯汀·布莱西·福特(Christine Blasey Ford)出庭作证时,Facebook全球公共政策副总裁乔尔·卡普兰(Joel Kaplan)就坐在卡瓦诺的身后,两人是多年的好友,卡普兰的出席被镜头拍摄到。

      此事引发Facebook员工愤怒,员工在内部留言板上对此事表达不满。有报道称,卡普兰在一份声明中向员工致歉,但在卡瓦诺顺利进驻最高法院之后,他还为其举办了一个私人派对。

      9月28日

      一公司披露,Facebook访问令牌存在的安全问题可能会导致数百万用户的个人信息泄露,包括邮件地址、手机号码、性别、出生地以及最近的搜索历史。

      虽然Facebook一开始表示最多可能有5000万个帐号会受影响,但之后它将该数据修正为3000万,并表示联邦调查局已经介入展开调查。

      10月8日

    

    视频聊天设备Portal

      Facebook推出了视频聊天设备Portal。尽管设备早期反馈颇佳,但之后便遭到一些外界人士的猛烈抨击,他们认为消费者没有理由去相信一家在过去十二个月内深陷如此多隐私和用户数据丑闻的公司。“坦白说,我不敢相信居然有人会将Facebook的产品放在自己的起居室内。”一位给这款产品打一星的亚马逊评论者写道。

      10月18日

      巴西新闻报纸Folha发布了一篇报道,称右翼巴西总统候选人雅伊尔·博尔索纳罗(Jair Bolsonaro)的赞助者利用他数据库中支持者的手机号码,在WhatsApp上针对其竞争对手传播虚假信息。而就在几周前,Facebook还邀请记者参观了新的“作战室”,公司表示团队将致力于打击全球干扰选举的活动。

      在巴西选举中,WhatsApp成为了传播虚假新闻和错误信息的关键媒介,而最终博尔索纳罗也赢得了大选。

      10月22日

      在BuzzFeed报道之后,Facebook删除了菲律宾内由95个页面和39个帐号组成的垃圾网络,理由是该网络会“导致人们访问几乎没有任何实质性内容或全是破坏性广告的低质网站”。

      当时,BuzzFeed罗列了菲律宾总统罗德里格·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的支持者是如何利用Facebook传播仇恨言论,来为其竞选活动以及后续毒品战赢得支持的。

      11月6日

      在美国中期选举当晚,Facebook宣布自己删除了100个疑似与俄罗斯互联网研究机构(Internet Research Agency)相关联的Facebook以及Instagram帐号。

      《纽约时报》报道称,Facebook是在执法机构提供消息之后才确认删除这些帐号的,这也是Facebook首次承认自己会基于政府情报对境外机构影响活动采取措施。

      11月14日

      《纽约时报》再次发布了一篇令人震惊的报道,并在其中揭露了Facebook高管对于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一事上的糟糕决策。这些高管更关心的是保护自己,而非预测并承认公司存在的问题。

      文章详细讲述了扎克伯格以及桑德伯格在披露俄罗斯干预大选一事上反应迟缓,以及Facebook还试图利用对手研究等战术来攻击像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这样的批评人士。

      扎克伯格和桑德伯格之后表示他们对于咨询公司Definers Public Affairs所做的事情并不知情。这篇报道还导致公司内部员工产生了相互指责的情绪。

      11月15日

      Facebook表示将在内容和管理方面推出新的政策,并在一篇博文中宣布了这些调整:“其中我学到的最深刻的教训就是当你连接的是20亿人时,你会看见人性的所有美丽与丑恶。”

      在博文中,扎克伯格谈到了多个话题,包括成立独立机构监管内容申诉以及未来监管的可能性。但是,《纽约时报》一天前披露的事件还是给扎克伯格的努力蒙上了一层阴影。

      11月29日

    

    桑德伯格

      BuzzFeed报道称,当亿万富翁兼慈善家乔治·索罗斯在达沃斯论坛上指出Facebook是一大威胁之后,桑德伯格曾经通过电子邮件要求员工对乔治·索罗斯进行调查。公司坚持表示,桑德伯格的请求与Definers Public Affairs的行为都是分开的。BuzzFeed之后又报道称,一些公关公司曾代表Facebook进行对手研究。

      12月5日

      英国调查Facebook的议会委员会公布了一批内部文件,文件源自一个起诉Facebook的原告。邮件揭露了Facebook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其中高管还曾讨论过出售用户数据的可能性。一份内部文件讲述了Facebook是如何决定自己有必要以190亿美元收购WhatsApp的,而另一份内部文件则记录了工程师探讨如何隐藏提示信息——该提示本应当用于告知用户公司会从安卓设备上获取电话和短信数据。

      12月14日

    

    Facebook的快闪店

      Facebook表示,在九月的十二天时间里,有一个漏洞可能将680万用户的照片信息泄漏给了开发人员。该漏洞涉及到876位开发人员的1500款应用,开发者能够访问用户照片,即便用户将照片上传到服务但并未选择公开分享。

      令人感觉讽刺的是,就在一天前,Facebook还在纽约市的布莱恩特公园开设了一家快闪店,向用户传播关于隐私方面的知识。

      12月18日

      《纽约时报》报道了Facebook与Spotify、Netflix和微软等公司之间达成过特殊数据共享协议,而许多用户对此都并不知情。内部文件显示了Facebook共享用户数据的方式,有时这种行为甚至是在未征得用户同意的情况下进行。比如Facebook允许微软在必应搜索或是亚马逊设置个性化搜索,通过用户的朋友获取名字和联系信息。

      报道一出便引发众人的疑惑,即Facebook是否违反了2011年与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达成的一份和解协议。

      12月19日

      就Facebook在未经用户许可的情况下允许“剑桥分析”获取数百万用户个人信息一事,美国哥伦比亚特区总检察长对其提出诉讼。这也是美国监管机构为惩罚Facebook首次就此次丑闻对其提出诉讼。(堆堆)

    

    (责任编辑:何一华 HN110)